楷书结构体式的演变

作者:立军 时间:2011-12-05 浏览次数:972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张鹏

内容提要:

楷书走向成熟的过程中,早期受隶书横画平直的影响,体式横宽,多为“平画宽结”。在笔画意识逐渐增强以及书法家主观努力下,逐渐出现“平画紧结”、“斜画宽结”体式。“斜画紧结”代表着楷书最终脱离隶书,走向完全成熟。四种结构体式在形成时间和原因上有各分别,隶书传统让位于名家楷模,以及唐太宗独宗大王局面的形成,使“斜画紧结”逐渐成为楷书结构的主流体式,影响至今。

关键词:结构体式、平画宽结、平画紧结、斜画宽结、斜画紧结

相对于隶书,楷书的形成标志是波挑的消失以及钩、撇等笔画的成熟。在萌芽期的楷书作品中,除了不带波挑这一点和典型隶书有所区别外,往往很难区分究竟是隶书还是楷书,以至于像《好大王碑》(1)、《谷朗碑》(图2)这样的作品时而被划归到隶书,时而被划归到楷书。这种现象同时也说明了一个问题:在楷书形成最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其字体演进核心是笔画的“去隶化”,而结构变化则相对滞后,绝大多数楷书所继承的依然是汉隶体式。

汉隶结构体式源于篆书的封闭性,除了少数刻意夸张横画和向下波挑的作品外,绝大多数隶书外框都很整齐,四角力量平均,没有明显的重心聚拢点。越往前,这种外紧内松的方形结构特征越突出,如《莱子侯刻石》(图3)、《五凤刻石》(图4)、《开通褒斜道刻石》(图5)。随着波挑笔画逐渐被强调,外框平稳的封闭架构不断让位于笔画本身表现力,发展到汉魏之际,波挑走向高度程式化,结构趋紧,体式稍纵,但由于横画的平直作用,平宽体式基本未变,如《受禅表》(图6)等。楷书脱胎于隶书,这一平宽体式被继承下来。

以《谷朗碑》为例,横画全部都是平直态势,字型偏扁,受长横、撇捺等笔画左右伸展的影响,单字张力由中间溢向水平方向两侧。北魏迁都洛阳之前的碑刻,如《吊比干文》(图7)、《大代华岳庙碑》(图8)、《嵩高灵庙碑》(图9)等,也是类似体式。沙孟海先生在《略论两晋南北朝隋代的书法》中称这种结构体式为“平画宽结”,他指出:“北碑结体大致可分为“平画宽结”和“斜画紧结”两个类型,《张猛龙碑》(图10)、《根法师》、龙门各造像是后者的代表,《吊比干文》、《泰山金刚经》(图11)、《唐邕写经颂》是前者的代表。前者是继承隶法,保留隶意,后者由于写字用右手执笔关系,自然形成。这样分系,一直影响到唐、宋以后。褚遂良、颜真卿属于前者,欧阳询、黄庭坚属于后者,南北朝是其起点”。①沙孟海先生解释这两种类型的原因,今天看来,显得稍微简单了些,对于唐、宋以后的影响,也没有分出重点,将南北朝作为两种结构类型的共同起点的说法,流于笼统。笔者认为,除了平画宽结和斜画紧结,还存在平画紧结和斜画宽结另外两种类型,其中平画宽结的起点可以追溯到东汉末,平画紧结和斜画宽结稍晚,斜画紧结最晚。并且唐宋以后,这四种结构体式实际上是斜画紧结完全成为主流。楷书结构体式的变化在不同地区、不同时间段,受地理条件以及宗教、名家楷模等人为因素的影响,呈现出不平衡的发展态势。

一、平画宽结和平画紧结

魏初书家都是由汉入魏的旧臣,他们学习隶书的标准范本当为石经上蔡邕书写的八分经文,这是东汉后期为正定六经文字所立的标准字体,形体方正、笔画匀称、纵向笔画引长。曹魏所立《受禅表》、《三字石经》等隶书完整地继承了这种写法,汉隶盛期的宽博疏朗之势渐失,但笔画仍很平正,这些隶书一经刊刻,很快成为当时书写的新范本。

在由隶到楷的漫长演化过程中,并不是隶书完全成熟后才出现楷书,而是在隶书成熟过程中便已孕育了楷书的萌芽,所以楷书笔画和结构体式的形成,既有同时代隶书范本的影响,也有脱胎于早期隶书的痕迹。曹魏的楷书首先走向弃旧图新的道路,与这时的隶书范本或许有很大关系,而书风偏于保守的吴国和敦煌地区,尽管也受到曹魏书风波及,整体上看,结构体式要古朴得多,他们的书写传统与宽博体式的汉隶关系更近。所以笔者认为,平画宽结的结构体式源于更早的隶书传统,平画紧结则相对要近,但这只是大概的说法。随着笔画意识的增强,平画宽结也会逐渐向平画紧结和斜画宽结方向发展,此外,铭石书“正体”观念导致的体式变化,情况就更为复杂了。

1、写经体

抄写佛经是一件极为庄重虔诚的书写活动,对于经文内容、格式等都有严格的规定,其目的是为了诵习、传播或供养,所以写经者不会羼入自己书法创作的意图,要在“无我”的状态下尽量接近地传达所抄经本的风格。从西晋到北齐,写经体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,其流传脉络极为清晰,这是写经体出现之后独立于书法风气变革之外的最重要原因。从写经体入手探讨楷书体式的源头,有其历史的合理性。

现存较早的写经实物,一是吴建衡二年(270年)三国吴索紞书写的《太上玄元道德经卷》(图12),一是西晋元康六年(296年)三月十八日写《诸佛要集经》(图13)。这两件写经在外貌上略有不同,这和抄经者不是同一个人有一定关系,但结构和笔画都显示了较为稳定的写经体特征:横画平直,捺笔和横画收笔丰肥,左右结构无错落穿插,都作平头式,属于典型的“平画宽结”。

因为佛经不允许抄写者有自己的书法创作意图,所以这种成熟写经体的来源,并非是西晋才开始出现,而是延续了佛经初入中国时写手的通俗抄写体式。这种体式何时出现没有实物佐证,不过根据梁代僧佑《出三藏集记》卷七《般舟三昧经记》中的记载,《般舟经》于汉建安十三年(208年)译成校定,“后有写者皆得南无佛”。②可知这种体式至迟在汉末就已经出现,这也可以解释其“平画宽结”的渊源——它承续了宽博疏朗的汉隶体式。北齐武平六年(575年)开始刊刻的《泰山金刚经》大字,是这种平画宽结体式的最典型体现。

2、北凉体

十六国时期的“北凉体”(4世纪八九十年代至5世纪七十年代)书迹主要出现在与佛教有关的写经、石塔、造寺碑上。③与写经体自然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与前述写经实物相比,它的结构体式属于“平画紧结”,上窄下宽,呈梯形状。出现这种变化的原因,笔者认为,一是撇画捺画的有意夸张,加强了下部左右两角的张力,四角平均的宽疏体式有所削弱;二是受到文化发达地区新书风的影响,错落式楷化痕迹加重,如数个横画并列时,长短区别明显就是例证。见图《沮渠封戴木表》(图14)、《沮渠安周造佛寺碑》(图15)。需要指出的是,横画平直始终是隶书传统影响楷书演变的“信息指标”,不论是平画宽结还是平画紧结,平直横画代表的“横势”,是与隶书传统最后的纽带。平画紧结相对于平画宽结,内部结构空间已有紧和松的区别,但都保留着隶书的“横势”。

3、楼兰习字残卷

楼兰习字残卷中的楷书,最具代表性的是《<急就篇>残纸》(图16)、《悼痛残纸》(图17)和《繇顿首残纸》(图18),这些残纸的书写年代,根据刘

协会简介

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于1980年成立,当时名为"山东书法篆刻研究会",1982年更名为"中国书法家协会山东分会",隶属山东省文联,位于济南市马鞍山路58号,历任主席:鲁萍、蒋维崧、张业法,现任主席:顾亚龙。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于...

电话: 0531-82906770 82069897 传真: 0531-82902624 QQ群:102950842 法律顾问:陈静

版权所有:山东省书法家协会 E-mail: sdssfjxh@126.com 鲁ICP备11024163号-1
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马鞍山路58号院内9号楼 技术支持:中国山东网